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視頻 > 圖片 >

“國民老公”王思聰的商業嗅覺 兩年投出兩單

2018-03-09 08:37 來源: 浙江在線

  其實,王思聰不僅僅只是“王健林的兒子”,這個在微博上被眾網友齊呼“老公”的紈绔公子,拿著王健林給王思聰用來“上當20次”的5億元,在過去兩年中投出兩家IPO,包括最近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樂逗游戲。回報已遠超預期。

  7、8月份這個華爾街基金經理的度假時段通常是上市淡季,但迫于2014年下半年阿里巴巴上市募資的壓力,中國一批互聯網企業近期集中赴美掛牌。手游發行平臺樂逗游戲母公司創夢天地8月初正式掛牌納斯達克市場,包括聯想之星、君聯資本以及騰訊三家投資方回報豐厚。

  鮮少被人提及的是在騰訊作為第二大股東C輪融資介入之后,2014年初樂逗又完成的Pre-IPO輪次融資,投資方正是由王思聰100%控股的Family Office普思資本。

  這個初期由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投資5億元用來給王思聰“上當20次”的投資機構,回報已遠超預期,加上去年香港上市的云游控股,普思資本成立至今2年拿下2單IPO項目。

  眾多PE同行項目在國內市場折戟,彼時剛剛駛入正軌不久的普思資本堅決轉型,投了4個項目后叫停人民幣業務,將更多精力放在海外市場。2013年普思資本在境外一級半市場的一系列試水收益良好,但更重要的是開拓了海外項目渠道。

  2年2單IPO的成績不可謂不亮眼,在網絡游戲這個不大的圈子里普思資本的招牌已然豎立,“TMT”甚至“網游”會否成為這支新生代投資團隊的頭號標簽?普思資本董事總經理何志堅對此指出:這并非公司最終目標。

  出人意料的答案從側面凸顯了普思資本作為一個Family Office不同于多數PE投資機構的特質。

  機構獨特定位

  王思聰2009年從英國留學回國后開始在萬達集團擔任董事,并在2012年設立普思資本。歸國之后,王健林對兒子的態度十分明確,即鍛煉并觀察。

  王健林在多個場合公論及過企業傳承問題,態度開放。“接班不是一定要傳給他,也可以交給職業經理人。”判斷標準,就在于王思聰是否能服眾,并在公司慢慢培養自己的權威。

  對王思聰來說是否接班萬達也有自己的選擇,但無論如何,身背“王健林兒子”頭銜,他亟待鍛煉并成長。

  直接進入萬達集團會不可避免地受到照顧,因此不在考慮范圍內,對王思聰來說,介入資本市場無疑是快速成長的捷徑:首先是學習與中西方眾多企業家交流的方式方法,其次可以近距離地了解各家企業的商業模式,并學習企業家的成功之道。

  不以財務回報為最終驅動力的普思資本,在中國投資行圈中的獨特性不言而喻。

  為了系統地接觸資本市場,普思在過去一年中廣泛地參與國內外一級半市場投資。包括在港股市場的錨定投資、基石投資,并在A股市場參與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發。

  這正是普思資本無意使自己被標簽化的原因所在。何志堅坦言,通常對投資團隊而言,專業化越強的GP對LP來說越有說服力,但這一點對普思資本不適用。

  “普思不是有限合伙制企業,而是有限責任公司,Family Office與普通基金的最大區別在于沒有募資壓力,”何志堅稱,通常基金管理團隊需要打造自己的優勢產業來贏得投資人信任,而普思資本則略過了這一環節。

  境外渠道的意外收獲

  除了連續出彩的TMT之外,普思團隊投資行業還包括新材料、節能環保、清潔能源、高端制造、醫療器械和服務,大消費、新型服務業等。

  事實上普思資本設立時間并無優勢,甚至可以說有些不走運,2012年5月份正式組建團隊運作后,10月份便迎來了A股IPO關閘。

  初出茅廬的普思卻反應迅速,當年投了4個人民幣項目后,果斷將業務重心調整至海外市場,2013年在港股市場頗有收獲,除了旗下項目云游控股成功上市,普思資本還借著港股的火熱勢頭參與了錨定投資以及基石投資等。

  “我們看到項目境外上市時間表可控,就快速把方向從人民幣轉到了外幣投資,2013年嘗試anchor、cornerstone, 2014年開始從一級半市場做延伸,做定增、CB、認股權證,目的就在于不斷嘗試。”何志堅說。

  一系列的嘗試為普思資本在境外市場積累下了大量優質合作機構資源,這些項目源也為普思打開了國際市場。此次上市的樂逗游戲,就來自于其承銷商J P Morgan的推薦。目前也有兩個海外項目正待落實,來自于美國的一個大數據應用企業和一家社交電商。

  “海外投行推薦其實占deal sourcing的20%不到,但成功率很高,”何志堅表示,多數大投行推薦項目經過盡調,相對有信譽背書。

  樂逗游戲背后贏家

  談到剛剛上市的樂逗游戲創始人陳湘宇,何志堅贊不絕口,“他是特別有正能量的人,很有熱情和感染力,能跟這樣的企業家合作是我們的福氣。”

  陳湘宇稱得上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曾患小兒麻痹的他行動不便,從前就這么跳著去國外,四處尋找游戲廠商談游戲代理,也正是當時的四處奔波為樂逗游戲筑起了現在手游競爭中的最大壁壘。這個曾遭受病魔侵襲的年輕創業者給何志堅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見到他時,深深地被這種精神感染。”

  王思聰的決策在這次交易談判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這個被稱為“抱著電腦長大的”骨灰級科技愛好者,可能也正是普思資本兩年內在TMT項目連續發力的核心因素。

  普思資本高級投資經理王珂向記者描述了一個細節,在跟樂逗游戲創始人陳湘宇見面前,王思聰從國外出差回到香港,接機的同事定好酒店準備接他第二天去深圳,但被一句“我十分想見Michael”拒絕。

  隨后王思聰直接過關,奔赴深圳。

  事實上,這次會面對普思資本最終拿下樂逗游戲這個被多家機構覬覦的項目十分關鍵,據知情人透露,就在飯桌上,陳湘宇還曾接到了一家國際頂級股權投資機構負責人的電話。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騰訊投資樂逗游戲時就曾出現股東為持股份額談不攏而僵持不下的局面,2014年上市前夕,聯想系和騰訊的投資人又怎會答應稀釋股權接受普思資本這一輪投資?

  原來在嘗試增發未果后,陳湘宇最終選擇從自己手中拿出1.3%的股權,以約590萬美元轉讓給了普思資本。在上市前夕資源分享自己的持股份額,陳湘宇的這一選擇令人驚訝。

  從協同角度來說,目前王思聰在萬達集團任董事,分管文化條線,未來樂逗游戲與萬達旗下的影視資源應當可以產生化學反應。但何志堅認為,資源絕不是達成交易的決定性因素。

  “公司和Michael本人都不差錢,我們確實有資源,但是否有那么重要?”何志堅對此看的很清楚,關鍵還在于王思聰和陳湘宇兩個80后年輕人之間的共鳴。“兩人談了整整一天。”

52pk10北京赛车l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