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觀點 > 茶網 >

潮賽丨奧賽急剎車后,“杠桿效應”容不得怠慢

2018-03-09 10:36 來源: 浙江在線

u=129044386,2792849792&fm=27&gp=0.jpg

  近日,全國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組委會發出公告,原定于2018年3月10日舉行的第23屆“華杯賽”決賽暫緩舉行。作為奧賽場上的常青藤,華杯賽以“緩賽”的尷尬身份步入公眾視野,立刻引發熱議,奧數存亡亦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事實上,奧數在很長時間內只是普及數學的一種方式,而其競賽化轉向的過程卻漸漸消解了初衷。經濟學上,當某一變量以較小幅度變動而另一相關變量以較大幅度變動的現象被形象地稱為“杠桿效應”,如今的奧數作為教育鏈條上的小環節,激起的卻是教育領域乃至整個社會的大浪潮。在緊急剎車之后,整頓抓手更要用好。

  首先,要借力撬動“奧賽灰色鏈條”的根基。奧賽之所以實現從普及數學到登上神壇的身份轉變,與其和升學間的裙帶關系有著密切聯系。很長一段時間內,上過奧賽班、拿過奧賽獎成為名校的敲門磚。某些課外培訓班也在名校委托招生的光環下大肆宣傳“奧數捷徑論”,其提供奧數教材和奧賽教師,并組織一系列競賽,看似形成了“人才培養”的生態閉環,但無論是對教育規律還是社會公平來說,都存在缺陷。遵循教育規律的學生打下了良好的學科基礎,而盲目涌入奧賽者往往偏倚數學而落下不少學科短板,埋下的禍根扼殺了未來進行多元創造的可能性。然而,奧賽與升學的聯姻反倒為后者提供更大的選擇權,長此以往,教育領域“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會愈演愈烈。剎住奧賽之風誠然可喜,相關部門更要及時出手,遏制野蠻生長的灰色產業鏈,讓它卷土重來不可期。

  再者,要借力撬動“減負”這個老大難問題。盡管國家實施“減負”措施趨向科學化和法制化,但具體的落實情況可能并不樂觀:在校學習時間少了,課外補習時間卻久了;作業布置簡單了,奧數班留的題卻難了。“減負”的呼聲和父母望子成才的心聲之所以長期難以調和,歸根結底還是功利主義心態作祟。以奧賽為代表的教育攀比,實則是家庭資本的角逐,大家都想在制高點“贏者通吃”,卻忽視了孩子受教育過程中基于興趣的自我選擇權。此次奧賽熱潮的降溫,大眾對于“減負”的認知也應該進入冷靜期。畢竟,教育的存在不是為了在分數上劃分成王敗寇,矯正“唯奧數論”的認知,讓因材施教落到實處,才能釋放“減負”合力。

  更進一步,要借力撬動“教育理念”的社會性痼疾。奧數熱實則是快節奏社會生活在教育領域的映射,投入即有產出的功利邏輯下,“學而為考,以考促學”成為諸多家庭認可的政治正確。在科舉制社會,“學而優則仕”之所以被奉為圭臬,受制于當時有限的社會分工體系,出身貧寒的學子選擇從商之路幾乎前景黯淡,而唯獨四書五經里的字字句句是打破“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格局的法寶。時代發展到今天,分數崇拜、名校崇拜甚至智商崇拜卻在奧數熱潮中換了一身皮囊再度粉墨登場,狹隘的是非二分法仍舊是依附在諸多家長乃至專業教育從業者內心的桎梏,學生作為“人”本身的多元價值反被輕視。各地的停賽、緩賽和禁賽正在為奧數祛魅,教育理念也應及時正本清源。

  業內人士認為,華杯賽的暫停確鑿是一個風向標,但以后能否繼續辦,還需要有關部門進一步審批。梭羅曾在《瓦爾登湖》中寫,把一切不屬于生活的內容剔除得干凈利落,用最基本的形式,簡單,簡單,再簡單。這對于奧數或許也同樣適用——規避掉那些加劇病態競爭的負外部性,才是奧數干干凈凈回歸到教育本位的前提。

  (作者為浙江大學2016級新聞學學生)

52pk10北京赛车l直播